只能奶KEY不能骂?只能卖不能说?卖出就是砸盘、合约就是带单?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只能奶KEY不能骂?只能卖不能说?卖出就是砸盘、合约就是带单?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昨天晚上“区块链VI”发了一篇文章,标题虽然写了怼大宇,但并不是无脑喷子。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谈谈一些关于KEY、关于币乎、关于他这篇文章的问题,对于关心大宇、关心币乎、关心事情本身的人,在思维层面作一个交流。

同时,为了避免无意义的阅读,文中穿插了很多关于我对项目的思考,希望对阅读者仍然有帮助——我不喜欢写无意义的文章。

一、撸KEY?

开篇用了1852个字论述一个问题:大宇吃相难看。其内在内点和逻辑让我震惊,分论点有如下:

1.连发三篇、收益奇高,为高收益在作秀。

2.一边赚KEY一边黑,零撸了1200万KEY竟然还砸盘。

3.“说不是不看好币乎”那是怕“落人口实”。

4.四月初说解锁不等于砸盘,解锁后不久几天就卖了,怕别人先砸盘。

这1800字中四个论点我不大好分辨是心坏还是眼瞎。

第一点:连发三篇,为高收益作秀?

他只看第一篇关于文章破万,却无视了我在此之前停更了二天,在此之后停更了五天,7天写一篇文章这叫撸KEY?

假设不是坏,而只是瞎,那其实好一点。但同为币东,他眼中的好币东是买了之后天天喊咕噜牛B、改革利好、K价一百倍;我以为的好币东是实事求是、就是论事、直言不讳。

古时候皇帝改革,结果下面都发生饥慌和动乱了,作为朝臣,我写篇文章说,最近的改革不好,出问题了。

他跳出来说,混帐,你吃着皇上的,喝着皇上的,你现在竟然敢带头说皇上的改革不好?而且你写这一样一篇明显备受关注的文章,无非就是想多要打赏!

其实,像他这样的做法,在过去那是作为误国奸臣要被杀头,甚至死后还要被制作成跪像被人唾弃的。

如果有人现在还停留在持有一个项目就要奶一个项目上,那迟早会被割。

我以前买过的一个山寨小币,从2万拿到10块,之后币价暴跌,我发现官方智能合约锁仓几年的币竟然提前发生了移动,转移到了许多的新地址,非常震惊,在与官方的沟通中反复求证,最后得出三大疑点,在当时最大的几个交流群中提出,要求官方给予回复。

但由于群里太狂热了,所有人都在叫着对标XX处,要成为国产公链之王什么的,全是todamoon。甚至有人骂我说,不看好就滚,瞎哔哔什么。我于是详谈我的观点,我认为项目方面对质疑不应该是这样态度,应该如何云云,结果很简单,我被踢出了群,踢我的出群的官方招募的管理员,我知道这个项目要凉,于是我果断出货清仓了。我可能是这个项目中那1%赚到钱的散户,因为这个项目贴了几百倍。

真正的好项目奶不死、黑不怕,记住这一点,有助于我们选择好项目。如果是币圈老韭菜,一定还会记得,当年以太坊跌破发行价时,多少的骂声?多少文章揭露V神的“丑恶嘴脸”,揭露以太坊这个“传销骗局”。

所以,任何人的认知,包括我的,都只是你的参考,你自己没有自己的判断,很难赚到钱——这一点我应该在文章中写过二十次以上了。

第二点:一边赚KEY,一边黑KEY,零撸了1200万KEY竟然还砸盘。

其一,任何一个投入50万真金白银在KEY上的人,无论他是写水文撸KEY,还是和人换赞赚KEY,我都觉得是合情合理。如果投入大量资金、大量时间,竟然叫零撸,那无锁仓,靠喷人上热门的叫什么?叫耻撸?

喷人零撸出货不厚道之前,买入5000万KEY,锁定它,晒出你的持KEY地址,然后再来喷会好一点点——也只会好一点点,因为我觉得正常的正确的三观是:任何人都有买卖的自由。

如果眼里只有作者在撸币乎的羊毛,那你真是太片面了,作者写文,币乎奖励,这是规则,这是币乎的生存基石,严格来讲,何来撸一说,一分辛苦一分耕耘而已,没有谁欠谁的。

以我自己来说,我的“零撸”是什么样子的呢?50万现金变成25万——如果这50万现金同一时间投入到主流币上,现在大概是80万,这意味着我竟然通过来币乎“零撸”亏55万,不对,我还赚了1200万KEY,价值是57600元,所以我“零撸”的收益是负49万?

然后,我作为一个他人眼中有责任、有担当的大V,既然在币乎赚到了KEY,就本应唱一首感恩的心,然后泪流满面拿着自己这1200万KEY喊咕噜万岁?难道币乎是传销基地?我们是都是传销用户?咕噜会同意?

第三点:卖KEY竟然还说长远看好币乎?

文中观点中透露出来的讯息是:

——看好一个项目就必须持有一个项目的代币,无论我是贫穷还是富有,最好人人都是江卓尔,不买入就不能说看好;

——无论他是长期看好还是短期看好,他都必须现在、立刻、马上买KEY。

——任何一个卖了KEY的人如果竟然还说看好币乎,就是“当婊子立牌坊”。

这些逻辑存在严重的问题。

我的第一篇文章用了几千字阐述解锁的理由,提出对币乎改革的思考,他却只接收到四个字:大宇解锁。

从“大宇解锁”四个字出发,认为我不看好币乎了,进而认为我再说咕噜好,是怕落人口实。

那我要问了,是不是现在看好币乎都应该买入KEY锁仓?其实这是将长远和当前割裂了,将看好和投资绑定了。

我从来不觉得为咕噜好、为币乎好就是要为咕噜说好话。在改革后,我就在官方群里就说了,咕噜太理想化,商业化上做得不够,权重的改革太急,好文有好报实现了,但通证经济的特点却被削弱了,我个人认为平衡不够好。

但关于这一点,为什么我从来不展开讲呢?因为我坚信一点:高度决定视野。

咕噜的高度和我完全不一样,我去教咕噜怎么做这不合理,我没觉得我没这个能力,信息不对称,我觉得我做出来决策可能没有操作性,当然这只是我的个性,我不反对别人提建议,我只是更喜欢适应规则,制定规则,改变规则的事让比我聪明的人去操心就好了。

我相信能作出币乎这种产品的人,一定比我牛逼太多了,眼光也长远太多了,所以只要币乎的文章在变好,只要一切还在咕噜预料之中,那就有理由相信,币乎的明天会更好——但这代表我不管现在自身经济情况,就要梭哈key?

我以前就用币乎类比过,我认为币乎就像头今日头条,鲜活个性化的内容肯定会比网易新闻好,内容平台的爆发需要等待,这个等待的成本我们能顶住,那就可以现在买入,如果不行,那就以后再看。

至于我说了这么多理由你一个字不看,上来就扣一顶帽子叫“怕落人口实”,只能说你要的演技我学不会,人最重要的是真诚。

我看好就说看好,不看好就说不看好,在有的人眼中,或许人只有好人和坏人,币乎只有好币乎和坏币乎,但其实世界不是这么简单化、脸谱化的。

四是“四月初说解锁不等于砸盘,5月2日直接砸盘了,怕别人先砸盘”。

简单回顾一下他的观点,会发现,“写文撸KEY”好像已经要变成我全部的经济动机,连写三篇为了多撸几百块钱KEY,不偷偷解锁而是大张旗鼓地告诉别人我解锁了,也是为了“写文撸KEY”,解锁后三天卖出了再告诉别人清仓了,还是为了“写文撸KEY”。

“写文撸KEY”的这几百块钱KEY难道是VIP KEY?和我在市场上买的不一样?我非要宁愿承受几万块块的损失来靠写文章赚这几百块KEY?

如果我是为了怕别人先砸盘,为什么我不偷偷的解锁,而在解锁的第一时间告诉别人我解锁了?如果我是怕别人先跑的话,为什么我不等解锁了、卖光了再来说呢?而是每次都是解锁和出货的第一时间来告诉大家?

“文为心声”,一直看我文章的人就知道,我的风格就是怎么想就怎么写,坦坦荡荡做自己。我在写我解锁时,身边有人就劝我说,写这个做什么?到时更崩了。

但我我觉得我以前写过KEY好,现在我解锁肯定也要告诉别人啊,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所以我在解锁的同时就写文公告了——而且在写文之前,已经在币乎的官方群和交流群中都先说了这个。

解锁的5000万你觉得多吗?从权重点赞的收益你就知道,我这个5000万占比有多小。我根本不在乎别人先跑,我的责任和义务只有一个:以手写我心,怎么想的、就怎么写。

看懂了前面我说的,自然也就明白我当时解锁时说的,“解锁不等于砸盘”是真心话——因为如果我说这话是假话,只是为了稳住其他人,我更好的办法是偷偷解锁。

实际上,我3000万KEY出手时我是很心疼的,但那不是我要卖的,是不可抗力非要让我卖的,以至于我非常气愤。

但是第二天早上,价格更低了一些的时候,我继续出了:

二、偏见

在“大宇罪过二”中,说我称自己进步是为了宣传自己的货——不知道一直看我文章的朋友能在我文章中看到这个合约新手的惊人进步,从零K线基础到凭自己的分析入场并赚到20倍的收益。

其实,那篇文章一大部分竟然还继续在重复第一部分的内容,车轱辘话说了半天,无非就是一个论点:你看,这个人去年到现在说了5次KEY,前三次都说KEY好,要加仓,甚至要卖房加仓,最后两次竟然直接卖了,这种转变太快了,所以是假的;一切都是为了带货。

转变快就是假?带货就是虚伪?

首先强调一点,无论是谁,请先不要把我当成一个只能无私奉献、不求回报的雷锋。

正如区块链的核心精髓是通证激励一样,每个人的行动 都一定有经济上的动机,这才是真相,也就是无论我写文、转变都是为了赚更多钱,这才是对的。

所以,我一直认为推广也好、广告也好,只要确认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事,这就是没有问题——无论是直播带货还是文章推广都无可厚非,坚守道德底线就好了。

比如,以前我文章中写过八个字“不写软文、不接商推”,很多人不明白我上面所说的认知,以为我是要作清高,我要清高有什么用?我不写软文、不接商推是为了让文章更具可信度,拿了别的人钱,说别人好,有公信度吗?

但是这并不妨碍推广我自己觉得好的东西——为什么总有人觉得大V就是应该每天讲比特币才是真理,屯币就能赚钱,合约就是跳楼?鸡汤我是从来不喝的。

大家来币圈都是为了赚钱,而不是为了喝鸡汤的。紧扣怎么赚钱学知识就好了。

总体来说,这一部分的论点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因为人的进步速度确实不一样。我个人进步速度确实是比较快的,因为我一直对自己比较狠,每天的时间都以分秒为单位使用着。

所以认知的进步,这是客观事实;观点的变化,这是自然的演变,关键是有没有说清这种变化。如果有人喜欢“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那我们不合适。

此前有一个停更很久的大V曾在一篇我被踩得比较多的合约文章下留言说:有人还在原地踏步,大宇已在飞速疾行。

其实讲认知,讲道理都是虚的,赚到钱才是硬道理,为什么要急着批判呢?在很短的时间里面,我们就能找到答案,到底是大宇在飞速进步,还是在自取灭亡。

合约能不能赚到钱,很多人急吼吼地说我不合适、早晚亏光,但现在一个多月,我交易了几百笔,小号赚到了7倍的收益,你急什么?等我亏光了再来喷会不会更合适?

文章中说“什么时候来一波大跌,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一地尸体”。

合约怕大跌?合约等的就是大波动啊,为什么要玩合约,就是为了等一年几次的大波动,这是我期待自己在频繁操作找到盘感后,用几万赚到几百万、上千万的原因啊。

三、合约

合约才是下一轮牛市、下一个风口。

合约市场去年到现在增长了10倍,明年可能是百倍增长,我相信,有着敏锐眼光的人会跟上我。

有人这个时候老是站在道德制高点说,你是大V你不能这样说,你会让韭菜以为合约是暴富工具,那我每一篇文章都提到了风险对吧?

于是我不能写我的所思所想,写些没用的鸡汤难道还好一点?其实当然不是,成年人要有自己的判断。我负责真诚,你负责学习。

合约的风险很大,同样收益也很大。每个人都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自己认识不提升,绝对不可能从合约上站到钱,而我会将我快步疾行中所有的认知提升和宝贵资料毫无保留地分享。

一位一直没有碰合约的群友说,想要拿一点资金等下一次类似4月29日这种行情,像我一样高倍搞一把大的。我当即就纠正了,没有长期的学习和每天的盘感,期待突然搞一把大的,绝对是亏一把大的,没有第二种可能。

还是那句话,把合约当成赌博,不知道止损为何物,不知道计划盈亏比的人,愚蠢的人、不爱学习的人,贪婪的人都不能玩合约,甚至也没必要学合约。

我其实有一个远大理想。

我在合约中,一开始就用实盘践行着我的理解、证明着我的真诚。所作所为有一个隐形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肮脏的币圈正本清源,让所有的伪合约大神现形,让所有收智商税的群失去生存土壤,我用免费群的方式,现身说法,普及合约的风险、传播合约操作的技巧。

在我的群里,每天早晨我都会免费分享来自于我加入的收费10个ETH的群的点位——这些点位怎么用,我自己会经常在群里谈理解:不能迷信点位,尽管点位来自的是比我厉害得多的大神。

每一个加我的人,我都会送上全网独一无二的,系统的、专业的比特币期货交易视频教程,详解了所有的理论与比特币市场如何结合,这个教程原来是点金术学院的VIP学员专用,我心目中的无价之宝。教材配套的书是500元一本,为避免大规模传播,只有认真学了视频的人,我才免费赠予。

对于冰棒交易所,我心目中,只要把安全做到位,大概率能超越三大所——这和很多人迷信三大所完全不同,我觉得这个赛道太新,就像互联网创业浪潮中,最后活下来的都不是最初的巨头一样,活下来的一定是创新最多,活力最强的公司,关于这一点,就不展开,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我上面说我做合约伟光正的一面,其实还有最重要的个人利益考量:为什么经常要提醒群友即使用10U也永远不要亏光本金?我为什么要每天像保姆一样为群友提供点位?为什么要免费分享价格数万的资料?

因为我自己和群友一起在合约中真正赚到大钱,这对我来说有二大非常惊人的利益:

一是眼前的小利益。我作为邀请人有手续费返佣,这正如你注册三大所后都有邀请链接是一样的,每个人注册冰棒也有邀请链接,你也可以去邀请别人到你喜欢、看好的任何交易所,从而得到手续费提成。

这并不是什么潜规则,关键是你邀请的交易所是不是靠谱?我反正是一直调研到了公司的每个角落,花了大量时间才进行推广。

很多人好像赚了返佣就是理亏,真是太圣人标准了。就像过去推广的币安,合约交易中填我的微信号,能省10%的交易手续费,但也有人觉得不对——不过,还好,我从来不以别人的眼光来定义自己的对错。

二是将来的大利益。当我在合约中赚到大钱,我的群友也赚到大钱的时候,会给我带来难以想象的大利益。这个利益比返佣、比撸KEY收益会大很多很多。

我认为,在币圈,割韭菜、骗粉丝只能暂时赚一点点钱,但讲厚道、与粉丝一起成长,才都赚到大钱,就像一个公司坑蒙拐骗,肯定长不了,但诚信为本,踏实经营,一开始难一点,但将来的品牌效应比什么都值钱。

这会是一份惊人的事业,我很憧憬那一天的到来。

想象一下:当我自己在合约实盘中赚到一千万,而且群友也和我一样在大波动中赚到上百万、上千万时,很明显,我将是无可争议的全网合约交易第一红人。

假如合约这个市场像我想象的那样飞速发展,那我在成功后收获的流量和关注有多大?流量是网络时代最贵的资源,如果我有5000万粉丝,那我开个抖音讲冷笑话,也应该能日入百万?

人能走多远,取决于他想走多远。我和咕噜其实有一个共同点,他说,用五年时间还币乎一个未来;我说,要用五年的时间还合约一个公道。

所以,我的理想决定了我的格局并不在眼下,而在将来。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照例补上实盘